当前位置:首页 > 我要做门阀 > 第九百九十五节 苏武归国(2)

第九百九十五节 苏武归国(2)

    数日后,一直来自单于庭的军队,从于靬王手中,接到了苏武。

    他们还带来了一整套干净崭新的汉服,更送还了苏武被扣押后没收的许多个人物品。

    包括了苏武妻子给他织的一个香囊!

    历经了八年岁月,这个香囊已经变得破旧不堪,其上的纹理都已经淡去,里面装着的香料也早已经腐朽。

    抚摸着这个记忆里,无数次回忆和想念的香囊。

    苏武却忽然发现,他竟然连妻子的容貌,都已经淡忘了。

    甚至想不起来,她的具体样子。

    “唉……”他长叹了一口气。

    “夫君……”身后,一个穿着羊皮袄子的匈奴女人,怯生生的抱着一个孩子,走到他面前,拉着他的衣袖子,满脸希冀。

    这女人是他来匈奴后娶的。

    还是一个匈奴贵族的小女儿。

    那贵族嫁女给他,目的也只有一个——借zhong!

    如今,他将归国。

    妻子,当然是可以带回去的。

    只是……苏武捏着手里的香囊,忽然不知道该如何向亲朋解释自己在匈奴娶了一个夷狄女子,还生了儿子的事情……那太过羞耻,甚至可以称得上有辱家门!

    苏武抱过孩子,然后再看着自己在匈奴的妻子,想起了这些岁月来的点点滴滴,终究是狠不下心肠,将这孤儿寡母,丢在这匈奴,受人耻笑和欺侮。

    于是,苏武拉住妻子的手,用匈奴语对她道:“我将归国,你可愿与我同归?”

    后者闻言,立刻笑了起来,用力的点头!

    在这数年的相处中,尽管生活拮据,日子贫寒,但是,她对自己的丈夫的爱慕与崇拜,从未减少分毫。

    再苦再累,也觉得甜蜜。

    看着妻子的笑容,苏武终于想通了,牵上她的小手,抱着儿子,右手牢牢抓住那已经握了八年,日夜不离的节旄,比性命更重要的事物,他望向南方,无数里外,无数山峦与沼泽之外,那魂牵梦绕的故国桑梓所在。

    苏武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轻声道:“昔我往矣,黍稷方华……”

    “今我来思,雨雪载途……”

    也不知道,那家乡的杨柳,是否依旧在?

    更不知道那未央宫中的君王,是否依旧康健如昔?

    但……

    他终究,要回去了。

    带着君王交托给他的节旄,带着他未完成的使命,带着使团上下百余人的信念,回到故国,再拜君王!

    ……………………………………

    站在一个山丘上,于靬王目送着苏武的车马和护送他的军队,消失在视线尽头。

    他悠悠的低头,饮了一口酒,然后抚手弄琴,弹奏起熟悉的旋律。

    然而,酒入喉咙,有些苦涩,琴瑟弦惊,音律不谐!

    “人生在世,知己难觅,今别苏君,如伯牙之别子期,高山流水之曲,终不复再有也……”于是,他狭起手里的琴,转身看向远方。

    匈奴之中,已无知己。

    而且,如今单于庭一片混乱,各方势力倾轧争斗不休。

    他明白,自己要是回去,恐怕会沦为他人棋子,受到他人操控。

    故而……

    “来人!”他起身下令。

    “大王!”十几个忠心耿耿的部将,立刻凑上前来,跪到他面前,以额触地:“奴婢等恭听号令!”

    “本王欲趁此夏日之光,向极北之北勘探,看看这北海究竟有多大?有多广!”于靬王下令道:“尔等立刻下去部署吧,我部明日开始,向北拔营!”

    对于匈奴来说,北海是相当于汉家眼里之西南夷一般的存在。

    荒芜、寒苦、偏僻。

    虽然丁零人在此游牧多年,匈奴也常常往北海流放各种犯人、贵族。

    但,没有人知道,北海有多大、多宽,更不提北海之外的世界了。

    因为,这鬼地方,也就夏季适合人类生存。

    其他季节,大雪纷飞,气温直落零下十余度、数十度。

    野人生番都难以在此生存,更不提大规模的部族了。

    但……

    于靬王却打算,利用夏季剩余的时间,好好窥探一番这北海的未知部分。

    这既可以让他排解忧伤,也可以借此逃避王庭的倾轧与斗争。

    甚至……

    说不定还能躺赢!

    然而,这位于靬王,永远都想不到,在无数年后,他的名字会登上教科书,并成为北海以及整个北海荒原(西伯利亚)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神圣不可分割与侵犯的核心领土的证据。

    他甚至比他的父兄在历史课本上的存在感还要强烈!

    而且,拥有属于自己的姓名、纪念馆、博物馆与纪念碑、雕塑,以其名字命名的道路、河流、小行星,甚至被人认为是粉丝祖师,成为无数偶像艺人的粉丝群体所共同信奉的祖师爷,是追星族的终究形态——与偶像做知己,当朋友……

    ……………………………………

    在匈奴人的护送下,一路向南。

    在北海被幽禁、软禁了八年的山水,渐渐消失在视线之中。

    怀中,年幼的儿子,不安的将头缩在苏武的怀里。

    妻子却是满脸欢喜。

    苏武则是低着头,想着这些天来,所知所闻的事情。

    匈奴人对他这样的贵种,而且是名声很大的贵种,非常尊敬,几乎是有问必答。

    故而,他现在已经差不多弄清楚了事情的始末。

    王师,真的打穿了匈奴!

    然后,那位率军的侍中官,用其漠北羊盆作为威胁,以数百名匈奴贵种,包括一位孪鞮氏右贤王作为筹码,向匈奴提出了交换。

    不止是他!

    所有匈奴扣押、俘虏和被掳的汉室臣民,不分贵贱,都在交换序列之中。

    而他本人,价值最高!

    几乎就是指名道姓,要求必须送归。

    且是用其被俘的右贤王作为筹码来交换!

    这真的是让苏武,既震惊又感动。

    他不明白,自己何德何能,能有如此价值?

    居然能抵得上一个匈奴右贤王?

    同时,内心中,他也有着疑惑。

    “张子重……素未谋面啊……”他想着:“家中也从未与留候家族有什么关系、往来……”

    “他却肯如此待我……”

    “古人云,士为知己者死……”

    “我苏子卿,得其厚爱,此生……恐怕是难以偿报今日之恩义了……”

推荐阅读:汉乡(孑与2) 我是至尊(风凌天下新书) 唐砖(孑与2) 凌霄之上(观棋新书) 逍遥游(月关新书) 醉虎新书《白银霸主》 上山打老虎额新书《大文豪》 无疆(小刀锋利新书) 牧神记 我要做门阀 我真是大明星 锦衣春秋

看网友对 第九百九十五节 苏武归国(2)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