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锦衣春秋 > 第九二三章 悬梁

第九二三章 悬梁

    齐宁温言道:“沈将军节哀顺变。”又向韦御江使了个眼色,韦御江心领神会,问道:“沈将军,方才你两次提到大都督的过世,都用了遇害这个词,莫非沈将军觉得其中另有蹊跷?”
    沈凉秋微一沉吟,才道:“侯爷,卑将已经得知,如今刑部衙门是由侯爷您来掌理,如果朝廷觉得此案没有蹊跷,为何会派您前来?”
    齐宁笑了一笑,韦御江已经道:“大都督乃是帝国名将,他突然过世,朝廷自然是要慎重对待的。”
    沈凉秋微微点头,才道:“我是军人,不懂得刑名。但大都督与我相识多年,我对他的性情十分了解......!”顿了一顿,才道:“他心怀大志,一心想要帮助我大楚一统天下,所以这些年加紧练兵,从无懈怠。而且他与夫人夫妻和睦,刚刚又得了小公子......!”目光扫过在座诸人,正色道:“敢问诸位,此种情势下,便是普通人也不可能有轻生之念,更何况是统御数万将士的铁血都督?”
    众人都是微微颔首,只觉得沈凉秋所言有理。
    “沈将军,照你所说,大都督是为人所加害,但是在东海境内,谁又有如此熊心豹子胆,敢对澹台都督下手?”齐宁盯着沈凉秋眼睛问道:“沈将军是否有怀疑的对象,你不必确定是谁,只需要告诉我们可能性,我们也好找到线索下手。”
    沈凉秋摇头道:“侯爷,如你所言,卑将也很难想象在东海有人敢对大都督下手。大都督主要是在水师那边,和其他人来往并不多,而且在卑将的记忆中,大都督似乎也并无与什么人结怨。”
    齐宁摇头道:“沈将军此言差矣。”
    沈凉秋一怔,齐宁已经道:“当年是金刀老侯爷领兵征讨东海,一将功成万骨枯,平定东海,却也是让澹台家在东海结怨无数。”
    沈凉秋微皱眉头,点头道:“若是这般说,倒也不错。不过澹台征伐东海,是为国事,卑将的意思是说,大都督在东海并无私仇。”
    正在此时,却见到门外匆匆进来一人,众人目光顿时都投过去,只见从门外进来一名六十出头的老者,沈凉秋已经起身上前,向齐宁道:“侯爷,这位就是侯总管。”又向那老者道:“侯总管,这位是锦衣候和刑部的差官们,奉旨前来调查大都督一案。”
    侯总管虽然年过六旬,但并没有弯腰驼背,想来因为当年在行伍之中,才会如此,老人上前几步,便要向齐宁下跪行礼,齐宁已经起身道:“老总管不必拘礼,尽管站着说话就好。”
    “多谢侯爷。”侯总管刚说一句话,眼圈就已经发红,拱手道:“侯爷,请您一定要查清楚大都督被害的原因,否则大都督死不瞑目。”
    齐宁皱眉道:“老总管也以为大都督是被人所害?”
    侯总管老泪已经从眼眶夺目而出:“老奴跟随大都督快十年,而且打小看着大都督长大,老奴绝不相信他是轻生自尽,绝不相信......!”语气十分坚定。
    齐宁和几位官员对视一眼,随即吩咐道:“给老总管拿把椅子。”韦御江起身搬了一把椅子过去,侯总管犹豫一下,却还是坐了下去,齐宁这才问道:“老总管,事发当夜,谁是第一个发现大都督自尽的人?”
    “有.....有好几个人。”侯总管控制自己的情绪,回忆道:“那天晚上,大都督一直在书房,快到亥时的时候,夫人让老奴请大都督早些歇息,老奴到了书房,书房里的灯亮着,老奴叫了几声,大都督却没有应声。”
    众人都是看着侯总管,聚精会神,一言不发,听侯总管描述当晚情景。
    “老奴当时很奇怪,心想难不成大都督是在书房睡下了?”侯总管回忆道:“于是想推门进去,平日里大都督就算在书房,也很少锁门,但老奴推门的时候,才发现书房的门是从里面拴上。”他看了齐宁一眼,才继续道:“老奴心里更是奇怪,又叫了几声,大都督依然没有回应,老奴觉得事情不对,立刻去通禀夫人。”
    齐宁托着下巴,凝视着侯总管,只听侯总管继续道:“夫人知道后,也是奇怪,立刻去书房,当时还有两名丫鬟跟着夫人一起,我们到了书房,夫人也是叫了几声,大都督一直没有应声,夫人知道事情不对,让人踹开门,老奴叫了两名家奴,将书房的门踹了开,等进到屋里,便......便看到......!”侯总管抬起手,抓了两抓,全身发抖。
    韦御江起身,却将自己的茶水端过去,上茶之后,他并未饮茶,茶水干净,侯总管接过茶水,却并没有饮茶,只是看了韦御江一眼,声音悲痛:“我们都瞧见,大都督.....大都督已经悬梁自尽!”
    “悬梁自尽?”齐宁皱起眉头。
    他早知道澹台炙麟自尽而死,但是以何种方法自尽,也知道现在才知道。
    “夫人当时就软倒在门前,老奴只以为有刺客,带着两名家仆冲进去,想要放下大都督,夫人却想到什么,告诉我不要动弹大都督的遗体,令老奴立刻去找沈将军回来。”侯总管此刻已经是老泪纵横,“当时大都督已经是手足冰凉,老奴知道这是天大的事情,遵从夫人之命,立刻前往水军大营请沈将军回来。”
    韦御江问道:“老总管,当时书房内可还有其他人?”
    “绝对没有。”侯总管斩钉截铁道:“书房只有两张书架,一张书桌,一把椅子,大都督凡事都喜欢简单,所以书房不值得也很简单,房里的每一个角落。而且当时那两名家仆还在屋里检查过,门窗全都是从里面锁上。”
    韦御江皱眉道:“书房门窗都是从里面锁上,也就是说,事发之后,绝不可能有人从里面出来。”
    “不错,房门是从里面锁上,被人所踹开,窗户也都从内部锁上......,如果当真如此,那么就不可能有人从房里出来。”齐宁也是若有所思。
    一名官员起身来,拱手道:“侯爷,咱们是否去看看现场?”
    “正是。”齐宁起身来:“看了现场,才能了解实情的大概。是了,老总管,大都督的书房,是否有过改变?”
    沈凉秋在旁道:“侯爷,卑将就是担心有人破坏现场,从而导致线索断了,所以当夜就派人守住了书房,到今天为止,除了大都督的遗体略作处理,现场一切都没有一丝一毫的破坏。”
    “大都督的遗体处理过?”韦御江一怔,皱起眉头。
    沈凉秋道:“天气炎热,我担心遗体会损坏,所以当时和侯总管一起,将大都督的遗体解了下来,然后取了冰块,防止遗体出现变化。除此之外,再无动弹过大将军尸首分毫。”向齐宁道:“解下大都督遗体的时候,夫人也在场!”
    齐宁微微颔首,道:“这也是无奈之举,沈将军,请带路!”
    沈凉秋抬手道:“侯爷请!”又向侯总管道:“老总管,你去告诉夫人,朝廷派了锦衣候前来,彻查此案,如果大都督的当真是被人所害,侯爷定能将此案查个水落石出。”
    侯总管答应一声,神情戚戚,显然还没有从澹台炙麟的之死中恢复过来。
    沈凉秋在前领路,一行人直往澹台炙麟书房过去,走了一端,沈凉秋忽然问道:“侯爷,不知几位之中可有擅长验尸的高手?”
    “验尸?”
    沈凉秋点头道:“大都督过世,虽然轻易动弹他的遗体实为不敬,但为了查清真相,卑将希望侯爷派人验尸,确定大都督的真正死因。”
    齐宁身后一名官员已经道:“沈将军放心,下官擅长检验遗体,而且带了工具前来。”右手提了提,手中却是拿着一只包裹。
    沈凉秋点头道:“有劳了。”
    都督府其实并不算大,也许是为了声名缘故,又或者是澹台炙麟性情如此,都督府总体来说规模并不大,但估计到威势,比之普通的府邸还是要大上一些。
    府内的布局也很普通,但却到处种着花木,想来在这东海之滨,多种花木,可以让府里的空气更为清新,沿路都是花团锦簇,姹紫嫣红,空气中亦是飘荡着花木的清香味道。
    书房是一处单独的院子,院落外面环绕着一圈花圃,花团锦簇,院门外则是有护卫守住,瞧见沈凉秋过来,一名护卫十分自觉地打开了院门的门锁,沈凉秋走到院门前,抬手请齐宁先进,齐宁也不客气,进到院内。
    这是一处还算空阔的院子,院子的角落载着一棵大树,枝繁叶茂,靠墙边则是放着兵器架,上面兀自摆放着刀枪,大树下还有一张圆形小石桌,两只石墩放在小石桌左右,想来澹台炙麟偶有空闲之时,还会在这里练武。
    齐宁背负双手,目光瞧向那棵大树,认出是一颗大槐树,撑出一片繁茂的绿云,仿佛巨柱冲天,一看就是很有些年头的老槐树。

推荐阅读:汉乡(孑与2) 我是至尊(风凌天下新书) 唐砖(孑与2) 凌霄之上(观棋新书) 逍遥游(月关新书) 醉虎新书《白银霸主》 上山打老虎额新书《大文豪》 无疆(小刀锋利新书) 牧神记 我要做门阀 我真是大明星 锦衣春秋

看网友对第九二三章 悬梁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