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汉乡 > 第三十八章危机四伏

第三十八章危机四伏

  第三十八章危机四伏

  军臣单于被人抬出去了,刘陵也就悄悄地回到了她的房间,先是用清水洗干净了银碗,然后就一头扎在床铺上,汗水一瞬间就打湿了全身。

  如意蹲在刘陵的身边道:“你真的下毒了?”

  刘陵摇摇头道:“是春药!”

  “牲口用的那种?”

  “对啊,就是不知道药量够不够。”

  “应该是够的,伊秩斜喝醉之后,我下了一指甲盖,他的样子很好。”

  “也不知道能不能弄死这个老家伙,不过啊,我走的时候老家伙的脸上有血色了,应该是药起作用了。

  他的身子骨已经油尽灯枯了,这时候再用虎狼药激发一下,应该能要了他的命吧?”

  “要不要去看看?”

  “不要去,彭春应该已经出手了,现在就等彭春回来报讯,看看老家伙会不会死。

  对了,你跟伊秩斜提起银壶的事情了没有?”

  “提了,我说公主手上有大汉的瑰宝,用那个银壶装酒,酒会变得更加香醇。”

  “他怎么说?”

  “他说以后那个银壶就是他的。”

  刘陵站起身子,在屋子里的走了两圈之后捶捶掌心道:“必须加重我们在伊秩斜心中的地位!”

  “怎么加?”

  “我还没有想好,眼下走一步看一步,主要是一定要看紧伊秩斜,我们必须跟他在一起。”

  “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匈奴人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必然会影响到两军交战。

  我那个皇帝哥哥可不是一个善茬,匈奴大军在白登山停留的时间太长了,马上就要入秋,再不走,匈奴人的牛羊就没有办法贴秋膘。

  冬天一来,匈奴人就会死伤惨重,我不认为汉国会放过这个千载良机。”

  “您要把这个想法告诉伊秩斜?”

  刘陵轻笑一声道:“当然要告诉他,只要我们对他有帮助,我们的地位自然就会加重,唯有参与匈奴政事,我们才有机会上位!”

  “可是,汉国那边……”

  刘陵长叹一声,抱着如意苦笑道:“我的父亲,我的哥哥,我的家人们,他们可能认为我已经死掉了……

  他们不能要求一个死人继续为大汉效力……再说了,我也不想给大汉效力……自从来到了匈奴,我们只为自己活着!”

  “如果您做了匈奴的单于……那就太好了。”如意并不在意刘陵的话。

  她从小就跟刘陵一起生活,论起亲密关系,她与银屏更像是刘陵的亲人。

  “在把云琅抓来给您当国师……他那么聪明……”

  刘陵拍拍如意的脸蛋苦笑道:“我从来都没有得到过最好的,从小到大都是如此。”

  “可是,您要是成了匈奴女王,云琅说不定会愿意的。”

  “你不了解那些臭文人,他们把脸面看的比命还重要,云琅也是如此!”

  “那就太可惜了……”

  就在刘陵,如意两个女子在大胆的畅想自己的未来的时候,军臣单于终于在王帐军的护卫下来到了两军交战的地方。

  他只是咳嗽一声,正在交战的双方就丢下武器,跪在地上,一动不动。

  “父亲,伊秩斜要毒死我!”於单嚎叫一声,就扑倒在单于的脚下,并且嚎啕大哭。

  伊秩斜也一瘸一拐的来到单于面前,叹息一声,将暗算他的羽箭托在手上呈递了上去。

  军臣单于的心跳的很是厉害,勉强抬起头,他没有看於单,也没有看伊秩斜,而是勉强挥挥手,示意跪在场中的勇士全部退下。

  在王帐军的驱赶下,两方的将士纷纷离开战场,伊秩斜朝看着他的老将赤鲁捏了捏拳头,赤鲁就骑上马,直奔钩子山。

  “你们等不及我死掉吗?”

  军臣单于的手放在胸口,他觉得自己的心都要跳出来了。

  於单,伊秩斜一言不发,只是垂下了头。

  “你们就不能好好地作战,让我有一个满意的陵墓么?”

  於单霍然起身,朝父亲施礼道:“我这就去白登山!”

  说完就跳上了战马,直奔白登山匈奴大营。

  军臣单于看着儿子离开了,有些欣慰,抚摸着胸口笑道:“好孩子……伊秩斜,你知……”

  军臣单于觉得心跳的如同战鼓一样,话说了一半就再也说不下去,只觉得嗓子眼发甜,不等他反应过来,一股粗大的黑褐色血柱就从他的嘴里狂喷出来了。

  血碰了伊秩斜一头一脸,他不由得跪着向后退缩一下,咬咬牙猛地站起来大吼道:“感谢我的兄长,感谢我的兄长让我来做大匈奴的单于!”

  喷过血的军臣单于无力地倒在软塌上,伊秩斜的怒吼声他听得清清楚楚,却再也说不出话,只能用尽力气指着伊秩斜。

  伊秩斜上前一步握住军臣单于的手哭泣道:“我一定会做一个好的大单于,让匈奴人的荣光遍及天涯海角。

  我们现在就离开白登山,我一定会把你送到龙庭的,我亲爱的哥哥,您一定要挺住!”

  站在人群中的大鬼巫立刻走了出来,将耳朵贴在军臣单于的嘴边倾听了片刻,然后就举起白骨杖道:“军臣单于说了,从今天起,伊秩斜就是我们的大单于……礼拜!”

  大鬼巫张开双臂,跪倒在伊秩斜的脚下,接连朝拜了三次,追随他的大群鬼巫,学着大鬼巫的样子,也跟着顶礼膜拜,很快这股风潮就蔓延开来了。

  伊秩斜冷冷的看着王帐军首领道:“沙克苏,你不拜我么?你若拜我,左谷蠡王就是你的。”

  坐在马上的沙克苏看了看双眼睁得老大的军臣单于,跳下马单膝跪倒,低声道:“大青山!”

  伊秩斜大笑一声,对所有王帐军吼道:“从今天起,沙克苏就是我们的左谷蠡王,封地大青山!”

  沙克苏笑了一下,诚心诚意的拜了下去,与此同时,其余的王帐军也跳下来战马,跟随其余匈奴人一起山呼,伊秩斜大单于。

  右贤王遗憾的瞅瞅於单离去的方向,在伊秩斜以及沙克苏满含杀气的目光中,从亲卫中间走出来,拜倒在伊秩斜的脚下举起双手欢呼道:“右贤王摩可杆拜见栾提伊秩斜大单于。”

  就在伊秩斜准备大笑出声的时候,一个年迈的匈奴人扶着拐杖从人群里走出来。

  来到军臣单于的软塌边上,探手一个耳光就抽在军臣单于的脸上然后嚎啕大哭道:“你这个没用的废物,早就告诉你把位子给於单,你偏偏要执掌权力到最后,这就是昆仑神对你的惩罚!”

  军臣单于泪如雨下……

  伊秩斜瞅着这个老迈的匈奴人道:“屠耆王,你素有智慧之称,为何到了现在却变得一点都不智慧了?”

  老匈奴屠耆王擦一把老泪道:“左右大将,左右大当户,以及二十四万骑都在白登山与汉人作战,你这样自立为单于,能坐的稳当么?”

  伊秩斜笑道:“他们会臣服于我的。”

  “於单呢?於单怎么可能臣服于你?伊秩斜你要跟於单在武城塞大战一场么?

  且不论你们谁输谁赢,最后的赢家只可能是汉国,汉国自从新皇帝登基以来,我们之间的战争就从未停歇过。

  这些年来,汉皇步步紧逼,我们只能后退,白羊王,楼烦王的封地被侵占,牛羊被抢夺,就连我们的龙庭也被卫青扫荡过一回。

  伊秩斜,你是我匈奴的英雄,既然是英雄,就不要伤害我大匈奴,你想要权力,可以拿走,你甚至可以成为左贤王,只是,你不能成为我大匈奴的单于。

  这会开一个很坏的头,以后不管是谁,想要成为单于,就可以杀死单于自立,要知道,即便是冒顿也没有敢踏出这一步!

  伊秩斜,收手吧,如果你一定要当单于,先杀了我!”

  伊秩斜脸上的神色变幻了无数次,这样的糟老头他一根指头就能杀死,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却动不了这个老匈奴一根汗毛。

推荐阅读:汉乡(孑与2) 我是至尊(风凌天下新书) 唐砖(孑与2) 凌霄之上(观棋新书) 逍遥游(月关新书) 醉虎新书《白银霸主》 上山打老虎额新书《大文豪》 无疆(小刀锋利新书) 牧神记 我要做门阀 我真是大明星 锦衣春秋

看网友对 第三十八章危机四伏的精彩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