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汉乡 > 孑与2理想和理想的距离

孑与2理想和理想的距离

最近很忙,不过忙的很有意义。
    我们有一个读者叫做王成尧,准确的说他是一个看盗版的读者,我本该不加理会的。
    但是,看到他本人之后,我的精神世界彻底的坍塌了……
    普通意义上来说,我们有四肢,但是对王成尧来说,他只有两肢或者一肢半,我无法想象这样的形象。
    《大宋的智慧》完本的时候我第一时间就去看他了……
    一个中年汉子蜷缩在床上,枕头边上放着电脑,键盘支在两本书上,他的头侧着靠在枕头上,正在用一指禅打字……
    耄耋之年的老父和靠在墙边的一个破轮椅是他失去知觉的双腿的延伸,砌筑在房间里的火炕是他的卧室,书房,餐厅和游乐场……
    样子很凄惨,这是我的第一印象。
    寒暄之后,我觉得我比他凄惨多了。
    ——这是一个在精神上何等富有的人物啊——
    他在和我说理想!!!!
    人没有理想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周星驰都清楚的道理,我们却早就忘记了,更多的时候我们说起理想的时候就像是在说一个笑话。
    他是认真的,因为他的眼睛在说起理想的那一刻有点发亮,我们一般把这样的光芒称之为憧憬。
    那种光芒我的眼睛里表现不出来,如果我的眼睛在发亮的话,那一定是欲望在作祟。
    水泥森林里面纵横驰骋的野兽无法再拥有那种固执,或者说有些单纯的举动。
    他取过一本书请我斧正——《驿路的时代》。
    这是一本平装书,总字数不算多22万字,这要是放在网文上不过是勉强达到上架销售初级阶段的一本书。
    我翻开看了一眼就明白,这本书并不适合网文渠道,这本书甚至不符合现代人的口味——
    因为扉页上就写着——谨以此书献给了解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的读者和重温二十世纪中国西部农村的人们。
    我们是一群连故乡都要忘记的人,谁还有心情去了解甘肃旱原上的那群农村人,即便这本书写的极为真实极为朴实极为温情。
     陇中疾苦甲天下却不包括箬笠原……在书里,王成尧的梦是彩色的,但是这片彩虹只存在于他的书里,或者他的梦里面。
    箬笠原外面的世界有飞船上天,有高速火车,有灯红酒绿,有爱恨情仇,有醉生梦死,唯一没有的就是箬笠原真实和纯真。
    现在!
    他也准备写网文了。
    他其实已经开始写网文了。
    他用钢笔写了大概有——九十万字!!!!他有些羞涩的对我说他打字很慢,不过又非常骄傲的说他可以跟上网文的更新速度。
    不止一次的告诉我两面见日头的情况下他写七千字没问题。
    九十万字的手写稿件足足有两尺高!
    我的头皮在发麻!
    几乎不敢想象编辑无情的告诉他把这书太监掉的场景!
    传统作家进军网文大部分是不讨喜的,尤其是第一本被淘汰的概率太高了。
    我们的小说调动的是人的欲望,而传统作家是在努力地剖析人的思想,欲望听起来也是思想的一部分,但是两者之间犹如南辕北辙,思想越是深邃,欲望就越是被批判……
    王成尧的思想自然是富裕的。
    不过他的现实很残酷,父亲老了,干不动活了,所以,他想接过生活的重担来养活父亲和自己,据他说,三千元足矣!
    很显然,他不想继续依附父亲生活,箬笠原的土地肥沃,却因为没有水的缘故还在延续古法种植——那就是广种薄收!
    写文章是他唯一能做的工作,而网文是来钱最快的方式之一。
    因为没有什么选择,所以他就动笔了,一写就是九十万字……
    理想和生活孰轻孰重?
    《大宋的智慧》写的就是理想,不过那些理想在现实的王成尧面前虚幻的就像是遮挡太阳的薄雾,太阳出山之后就会消散。
    所以,我就把王成尧的故事写出来当做这本书的最后感言,唯一的目的就是想让大家知道虚拟的理想和现实的理想到底有多么大的差距!
     如果有一天大家看到我在新小说中疯狂的推荐王成尧的小说,万请大家支持一下,不为别的,只是为了我们曾经都有过的理想和坚持。
   
    孑与拜上

推荐阅读:汉乡(孑与2) 我是至尊(风凌天下新书) 唐砖(孑与2) 凌霄之上(观棋新书) 逍遥游(月关新书) 醉虎新书《白银霸主》 上山打老虎额新书《大文豪》 无疆(小刀锋利新书) 牧神记 我要做门阀 我真是大明星 锦衣春秋

看网友对孑与2理想和理想的距离的精彩评论